首页 行业资讯内容详情

老酒“狄德罗”效应如何解

2022-11-17 15 采编助手

  “人人玩老酒、人人尝老酒、人人享受老酒,这个趋势正不可思议地成为街头巷尾的一个热点。”阿里拍卖副总经理顾海林在10月26日召开的“2021老酒节”上一语道出当下老酒市场的火爆。

  当老酒市场规模逐渐形成千亿产值,传统的老酒生意也从私人收藏转向圈层化交易,当然,“狄德罗”效应也随之而来――新入局者想让老酒交易变得更容易,“老酒商”也想让生意拓展的更宽,但新规未建、老规未消而生成的“迷茫”与“混乱”如影随行,并成为老酒收藏市场规范化、规模化发展中“烧脑”的问题。

  那么,老酒圈当下究竟面临哪些“迷茫”与“混乱”?想切入到“老酒生意”,该如何把握现下的生存逻辑?老酒收藏市场规范化、规模化又将呈现何种趋势?

  以号称“大规模的老酒收藏展销会”之一的“2021老酒节”举办为契机,酒业家与老酒行业的诸多藏友、玩家和酒商交流沟通,试图找到上述问题的答案。

  一瓶老酒承载了厚重的历史积淀,收藏的背后是收藏者“固执”的品牌情节。老酒承载了精神与物质上的双重属性,喝的是文化,收藏的更是文化。

  作为新入局者,是以年份悠久的陈年老酒为目标好?还是以定制类的文创酒为收藏对象好?

  在走访中,听到了两种针锋相对的观点。

  “我只收文创类(产品)。”一位何姓酒商向酒业家表示,他更看重文化艺术定制类产品,“定制酒的文化符号是与生俱来的,是个人品味的外延与价值彰显的载体,更是‘神秘’和‘传奇’的魅力所在,更重要的是有名酒厂家作品质和权威鉴定的背书,不像陈年老酒水太深。”

  “还是陈年老酒比较靠谱。”另一位玩老酒多年的资深藏友向酒业家指出,老酒的量是真实有限的,只会越来越少,而随着酒厂越来越重视收藏酒领域,各类文创酒必然会越出越多,“更重要是,老酒是不由厂家说了算的市场领域。”

  中国酒类收藏鉴定专家、中国酒业协会名酒收藏委员会常务理事、川酿白酒体验馆馆主焦健告诉酒业家,老酒收藏圈初收藏的都是陈年老酒,随着陈年老酒的日益稀少,收藏难度与收藏价格的提升,尤其是高学历、高职位、高收入的年轻一代收藏者的涌入对文化艺术元素以及品味的提升,再加上茅台等名酒企业的主动作为,文创类产品才日益增多,成为了收藏酒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一大类。

  新入局者该如何抉择呢?

  在“2021老酒节”大会上,一位技术专家提出:“老酒不等于好酒,好酒不等于可以收藏的酒,高品质高度白酒具备良好收藏和品饮价值。”

  而在提到中国白酒价值投资收藏体系基础时,中国酒投网CEO、遵义酒文化博物馆馆长朱军认为,来源于赤水河(产区)的酱酒顶层中的优质产品是值得投资的一梯队。

  不过,认为优质老酒的口感取决于原料的优劣、酒体的质量以及贮存的环境等多方面的因素影响,而与香型无关的专家也不少。

  云南五粮液经销商联谊会会长尹家凯就曾向酒业家提及他品鉴上世纪80年代的五粮液时的感触:“既有小米粥般的黏稠爽感,又犹如鲜柿子般清甜软糯,让人回味无穷。”

  “收藏,应以20世纪90年代前的老酒为更佳选择。”曾品堂创始人曾宇在“2021老酒节”期间对酒业家表示。

  “利润率从高到低,依次为陈年老酒、文创酒、次新酒和新酒。”歌德盈香高级副总裁齐凤磊结合多年实操排了一个序,“当然,这里面的风险也成正比――新酒经营风险低,陈年老酒高。”

  在浸润老酒圈十余年的刘先生则认为“以藏养藏”为稳妥:“要综合判断自己的经济实力、客户群体需求,如果实在吃不准,就选择茅台系(产品)。”

  10月26日晚举行的“拍卖之夜”上,上世纪50年代的泸州老窖和1957年的茅台分别以118万元、156万元的价格成交。这两个即使是被行家称为“捡漏价”的成交价,让大量消费者望而却步,就连出售方也难以保证货源。

  “陈年老酒+次新酒这是我们现阶段的两大主要业务。”魁利源老酒行营销负责人刘谋刚向酒业家表示:“(次新酒的)投资回报率远不如老酒,但投资饮用两相宜,(次新酒的)客户数量当下正处于扩张期。”

  无偶,在“2021老酒节”期间,算得上是早一批进入老酒圈的丹姐也向酒业家表示:“陈年老酒依旧是我们的利润源头,但近年来我们也增加了很多次新酒,其销量上升明显。”

  老酒之所以宝贵就在于其稀缺性,随着上世纪50年代、60年代的产品的日益减少,其售价自然与日俱增,而这也必然带动老酒运营成本的增加。“养护是一笔费用、找寻是一笔费用,且支出成本会越来越高,所以经营陈年老酒的收益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么高。”丹姐说。

  虽然初进入老酒圈的人大多是因为内心的热爱、有情怀,但规避情怀之殇也需要一些经营的思维,所以看到“口粮老酒”需求的上升,丹姐在两三年前就开始引入了次新酒,现在次新酒已经成为其营收的一大支撑点。

  “为客户寻找他需求的酒,这同样是我们在做的。”丹姐说,因为做老酒收藏很多年,很多人都比较信赖,所以会委托其寻找酒,而这也是一项收益。

  丹姐这一说法得到了潮州市酒收藏协会会长潘伟群的认同。

  不过,在走访中,发现有不少老酒商还做起了新酒的生意,郎酒、筑春等品牌是这群人的品牌。

  曾宇谈及,老酒既有交易利润,又属于稀缺资源,还能成为投资产品,是以很多人都愿意入局老酒交易市场,但有收藏潜力的老酒不超过10个,而上世纪的酒品更为难得,在国潮复兴潮之下,复刻版也成为了一些酒类爱好者的关注点。

  获悉,曾品堂从2014年起就曾与李渡、沱牌、洋河贵酒、董酒、国台、钓鱼台酒、匀酒等20多家酒厂合作推出了复刻酒,并且业绩都颇为不错。

  “如果是想把收藏酒变成一门生意,能加上自有资源和客户需求的肯定是优选择。”中国收藏家协会烟酒茶艺收藏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王亚向酒业家透露:“过去,老酒商谈不上产品结构,但当老酒生意越来越成规模化且竞争日益加剧后,‘陈年老酒+次新酒’或者‘文创酒+新酒’已经成为不少老酒商通行的产品结构了,甚至有一部分人在机缘巧合之下还切入到了一些单价比较高、产量比较稀缺的新酒中了。”

  在走访过程中,酒业家发现,与过去相比,老酒的货源与经营主体正在发生变化。

  十多年前就开始做老酒生意的黄魁向酒业家透露,过去货源主要是靠遍布小区门口的回收礼品店和酒商们卖不出去的存货,而现在二道贩子和私人投资者、藏家也成为了主要的货源集散地。此外,消费者从直接买老酒向计划性采购新酒存储后再消费转变的现象也越来越普遍了。

  “酒厂也开始切入到老酒领域了。现在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郎酒、舍得等都已经推出了不少大动作。”焦健提醒注意现在的“新货源”:“当下的名酒复兴潮,多多少少都与老酒热强相关。”

  同样,过去不少老酒行家都是顺带经营老酒业务,或因朋友需要或是自己想出手的玩家和中小老酒回收商为主体的从业者,也逐渐向大型老酒行、连锁转型了。

  1919董事长杨陵江就在“2021老酒节”上向酒业家透露,将进军老酒圈,而1919吃喝亦在“2021老酒节”搭建了特装展。

  “过去,都是大家在圈子里流通,相互之间的情况都很清楚,做得就是诚信生意。但随着老酒圈层的扩大,人多了,原本那一套自然形不通,更多商业的东西需要引进来。”在谈到2021老酒节举办初衷时,王亚提到老酒行业需要往更好更规范的方向发展。

  王亚建议,今后不要只在自己的圈子卖,而需要拓展圈层。

  如何拓展圈层?

  丹姐总结说,既要深挖老酒的故事,更要为客户提供意想不到的超值回报,以口碑+拓展更多客户。

  黄魁更具体地分享了他的做法:“除了送酒、宴席配餐等常规服务外,我们还为高端用户提供一种特别的服务,那就是为客户的客户深入讲解即将开瓶的老酒,有哪些不一样的故事以及特别之处,让客户和他的客户共同感受到与老酒搭的无与伦比的尊崇和奢华感,提升整体品味。”

  “老酒行业的产业互联网产品不再遥远。”中国收藏家协会会长罗伯健指出,数据化已经给消费者和商品匹配的效率优化带来了极大的效果,以老酒为特色的内容正在形成热点,老酒价值正不断形成标准,被持续追捧。

  “随着老酒收藏、老酒投资等产业化发展,标准化、互联网化将会越来越得到重视。”阿里拍卖酒类负责人程梁透露,阿里拍卖2022年将会在用户和商品之间的数字化撮合赋能上下功夫,让今后的生意通过信息标准化、供给灵敏化、服务可视化来实现。(来源:酒业家)